三界小说网 > 武唐攻略 > 第一百章 轰轰烈烈,满城风雨

第一百章 轰轰烈烈,满城风雨

推荐阅读:天神诀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惊悚乐园娱乐圈最强霸主农女贵娇我的大侠系统奸臣无限之军事基地无尽神器

一秒记住【三界小说网 www.xs3j.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什么?”

    看到李敬业神神秘秘地递上来一封柬帖李贤立刻提起了警惕。然而这边还没得到回答他却看到程伯虎拿出了同样的东西紧接着就连薛丁山也满脸尴尬地又取出了一封。看到这样诡异的情形他本能地想到了后世的集体辞职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六郎你看了就明白了!”

    李贤终究顶不住李敬业的再三卖关子最后打开了柬帖。这不看还好一目十行看完之后他不由得抬头看了看对面三位心中尽是乱七八糟的情绪。因为这上面写的不是别的而赫然是李义府的几个儿子和女婿卖官鬻爵横行不法的勾当。

    “你们家里的人都看过这个了?”

    “这种东西谁敢贸然往我家老爷子哪里递当然是我收了。”李敬业耸了耸肩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我寻思着这东西很可能另有名堂所以就拿过来给六郎你看看。”

    程伯虎的解释则更直接:“我昨儿个园子里头练斧子是有人拿石头系着扔过墙来的。”

    轮到薛丁山的时候他却颇有些踌躇最后才吞吞吐吐地道:“这……这是我爹给我的。”

    这一下子就显出三家的分别了李绩和程伯虎在家里头都是半个管事的而薛家显然完全是薛仁贵当家。左思右想了一阵子。李贤依旧对这柬帖地来历感到蹊跷虽说遣词造句都很粗俗但看得出来写这东西的人还是用过一番功夫。而他决计不信对方的投书就这么凑巧恰恰拣选了和自己有关的这三家。而且这柬帖虽然粗糙却不是手写而是印的!

    “除了你们之外你们可听说还有其他人收到了这个?”

    程伯虎薛丁山闻言略显茫然。而李敬业则嘿嘿笑道:“六郎你果然问到了点子上。我派人去打听过长安城只要有头有脸的人家几乎都收到了这个。只不过事关李义府所以没多少人敢声张。但我敢打包票去陛下那里告状的肯定大有人在!”

    寻常大臣收到这个。要不是讳莫如深要不则是视若珍宝。然而当李义府自己看到这样一封柬帖他的脸色自然是极其难看。依着他一贯地脾气恨不得把东西撕个粉碎再踏上一万脚但直觉告诉他这一回的事情大有蹊跷。

    当派出去的人回报说揭帖洒满了全城的时候气急败坏的他几乎掀翻了桌子。流言语他向来不放在心上即便是当初因为和杜正伦有隙被贬为普州刺史的时候他还不是顺顺当当又回来了?只要武后还需要用他。他就不可能倒台他可是手握中书地宰相!

    “来人!去把长安令和万年令叫来!”

    当长安令和万年令开始追查这柬帖事件的时候。这事已经是闹得满城风雨就连小民百姓见面的时候。也都往往会挤眉弄眼打两句暗语。虽说朝堂上尚无人拿此事大做文章但是李义府阴沉的脸色却让不少收到柬帖的官员心中称快。

    外头沸沸扬扬宫里的人自然不会被蒙在鼓里。虽说因为宫规森严不能随便议论但是在众多角落仍然有人在传着各式各样的话就连李贤也曾经在武德殿的一个小屋子中撞破了两个议论此事的宫女。

    而就在他明里若无其事暗中欢欣鼓舞的时候。李弘却终于忍不住心头兴奋在某个晚上冲进了他地武德殿。硬是让他搬出了御赐的葡萄酒说是要一醉方休。看到李弘醉酒之后一扫人前地庄重肃穆口中胡言乱语一堆李贤不由得在心里可怜这个太子哥哥。

    “六弟……你不知道我的耳朵都要起老茧了……他们说父皇身子不好地时候监国的人是我不该事事听母后做主……”

    “李义府平素恣意妄为却自恃有母后为援根本不把同僚放在眼里……”

    “前些天为他祖父迁葬的时候从灞桥到三原人欢马叫络绎不绝自古人臣可有这样殊遇的?”

    听李弘这一句句地倒苦水李贤想要安慰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虽说如今李弘如今能够出宫晃晃但是堂堂太子自然不能和他这个沛王一样没事晃荡在市井之间更不可能交什么知心朋友。那东宫高高的院墙何尝不就是李弘身边的高墙?

    在一瓮葡萄酒完全空了之后酒量不济的李弘终于酪酊大醉趴在了桌案上沉沉睡去。李贤给他盖了一件披风刚想找个人将李弘送回东宫蓉娘却突然进来说是有人求见而他出去一见那人顿时大吃一惊。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武后跟前侍奉茶水的易文!

    “沛王殿下大事不好了!”

    突如其来地一句话让李贤立刻呆住了看看四周没有外人他连忙打蓉娘去寻了一间僻静屋子。安排了蓉娘在外头望风他这才急急问道:“什么事这么紧急?”

    “今儿个黄昏的时候李相爷来见娘娘小人正好送了茶过去结果听到李相爷说太子殿下为人挑唆欲对他不利!”易文一边说一边用袖子擦了一把额头上地汗面上尽是紧张之色“小人那时心中惶然在旁边摆开了风炉等物就小心听着结果李相爷说上回盗取他那封信的不是寻常飞贼而是东宫某位官员派人所为。小人眼睛好恰恰看见李相爷蘸着茶水在台子上写了一个于字!”

    这李义府针对于志宁干什么谁不知道如今于老头根本就是惊弓之鸟凡事全都噤若寒蝉!

    李贤吃惊之余细细一想登时大叫不好。当初长孙无忌褚遂良等人一个个被杀被黜于志宁却因为学问的缘故再加上不曾太过激烈地反对立后所以保住了官职甚至还在之后和李绩共同在册封武后时奉上玺绶又被封为太子太傅。虽然如此于志宁却毕竟是昔日长孙集团的人武后不过是暂时容忍这一次李义府若是再烧上一把火于志宁只怕要遭殃!

    而且李义府虽说打击的是于志宁只怕矛头直指太子李弘!那次的事情分明是他和李弘谋划说什么于志宁暗中指使简直是鬼话连篇。如今要分清楚的只有一点李义府究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借以敲山震虎还是借此机会试探他们的反应?